当前位置:slql.cn国学红楼梦中薛宝钗会搬离大观园是因为什么?
红楼梦中薛宝钗会搬离大观园是因为什么?
2022-09-18

薛宝钗,古典名著《红楼梦》中的女主角之一,金陵十二钗之一。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整理了相关内容,不知能否帮助大家拓展一些知识?

读《红楼梦》者,评价薛宝钗其人,很容易将其误认作世俗狡猾之辈,心机深沉之徒,盖因高鹗续书之故也,就连清人涂瀛亦在《红楼梦论赞》中评价宝钗:

然斩宝玉之痴,形忘忌器;促雪雁之配,情断故人。热面冷心,殆春行秋令者欤?至若规夫而甫听读书,谋侍而旋闻泼醋,所为大方家者,竟何如也?

若单看曹雪芹笔下前80回,宝钗完全配得上“山中高士晶莹雪”之评价。笔者今日谨以第74回抄检大观园结束后,薛宝钗搬离大观园为切入点,对宝钗之智商、情商进行掰开揉碎式的分析。

《红楼梦》第74回,大观园中惊现绣春囊,王夫人担心园中潜藏着不少“狐狸精”,怕带坏了儿子宝玉,于是悍然发动了轰轰烈烈的抄检大观园行动。

此次抄检按照顺序,先后抄检了怡红院(贾宝玉处)、潇湘馆(林黛玉处)、秋爽斋(探春处)、稻香村(李纨处)、暖香坞(惜春处)、缀锦楼(迎春处)。

细心的读者应该也发现了,薛宝钗的蘅芜苑不在此次的抄检范围之内。因为在行动之前,抄检队长王熙凤就和抄检骨干王善保家说好了:不管如何,不能抄检客人的住处。

说着,一径出来。因向王善保家的道:“我有一句话,不知是不是。要抄检的原是咱们家的人,薛大姑娘屋里,断乎抄检不得的。”王善保家的笑道:“这个自然!岂有抄起亲戚家来?”凤姐点头,道:“我也这样说呢。”【写阿凤心灰意懒,且避祸从时,迥又是一个人矣。】——第74回

其后,令读者疑惑的现象也随之发生:虽然薛宝钗的蘅芜苑并没有被抄检,可是抄检结束第二天早上,薛宝钗便早早来到李纨的住处,假借母亲生病,自己要出去照料,火速搬离了大观园:

宝钗道:“只因今日我们奶奶身上不好,再家里的两个女人也都因时症病着,没下炕呢。别人靠不得,我今儿要出去伴着老人家夜里作伴。要去回老太太、太太,我想又不是什么大事,且不用提,等好了我横竖再进来的。所以,告诉大嫂子一声儿。”李纨听说,只看着尤氏笑,尤氏也只看着李纨笑。——第75回

为何听完薛宝钗的解释后,李纨、尤氏两人会这般意味深长地相视一笑呢?

原因很简单,李、尤二人知道薛宝钗要搬走的真正导火索是昨晚的抄检行动,也知道薛宝钗搬走之后再也不会回来了——否则其后为何收拾了蘅芜苑的全部行李,既然称过两天还回来,何须这般收拾得干净?

而关于薛宝钗为何要搬离大观园,很少有读者能透过现象看到本质。譬如目前有一种说法很是流行:

抄检那天晚上,唯独没有抄检薛宝钗的蘅芜苑,如果这次抄检没有抄出结果,那么薛宝钗就成了唯一的怀疑对象。所以王熙凤不抄检蘅芜苑,看似是给薛宝钗面子,实则是为了给她挖坑!

这个推断何其可笑,诸君试想,如果你是薛宝钗,抄检当晚没有抄检你的住处,而你担心自己会被怀疑,你会选择第二天就搬离大观园吗?

除非脑子有问题的人才会这么做,因为这等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,自己给自己挖坑,公然告诉别人——我有问题,我害怕被抄检,我得赶紧溜。

薛宝钗既然敢马不停蹄地搬走,这就已经从侧面暗示了一个基本事实:大观园中没有人怀疑薛宝钗的蘅芜苑有问题,所以她不需要顾忌所谓的“嫌疑”。

立足表面现象,薛宝钗搬离大观园,是因为昨晚的抄检行动已然触碰到了她的“客居身份”。宝钗并不是贾家人,而抄检是人家贾家内部举办的“整顿作风”活动,为此,人家还顾及她的客人身份,没有抄检她的住处——宝钗深知自己不适合继续待在这里了,这是最基本的“识眼色”,或称人情世故。

但宝钗不是一般人,除了人情世故,她还有更深层次的自我考量。诸君可还记得薛宝钗的另一个身份:大观园管理小组的成员之一。

《红楼梦》第55回“辱亲女愚妾争闲气,欺幼主刁奴蓄险心”,由于王熙凤身体亏虚,加上添了下红之症,实在无法面面俱到地管理整个贾府,王夫人遂将管理大观园的权力下放给了李纨、探春、宝钗三人,组成了所谓的大观园管理小组。

管理小组成立之初,确实进行了一些颇有成效的改革,比如探春提出蠲免了贾宝玉、贾兰、贾环三人一年学堂八两银子的点心钱;蠲免了园内的脂粉买办;最后,还对大观园进行了分配和承包,这样既省了雇人收拾打扫的费用,还可以为大观园一年创造四五百两银子的收益。

可大观园内部的问题,还是远远超出了三人管理小组的能力范围。先是第61回,厨房管家柳嫂子和司棋闹矛盾,发生了打砸厨房的恶劣事件,后有王夫人房中玫瑰露被盗一案,房中丫环们互相攀扯,闹得阖府皆知;

紧接着,柳五儿房中被搜出玫瑰露(芳官所赠),却被急于处理“玫瑰露案子”的林之孝家当成了替罪羔羊;厨房管家柳家嫂子被牵连,厨房大权出现空缺,秦显家的趁机各种送礼送钱,想要谋得这个肥差......

这些种种,全都被薛宝钗看在眼里,可她没办法作为,一方面她掣肘于客人的身份,没办法尽全力管理;另一方面,这些矛盾牵扯到的全是有头有脸的下人,实在不好处理。

譬如司棋,她公然打砸厨房,可同时她又是迎春的贴身丫鬟,探春、宝钗、李纨即便是看在迎春的面子上,也不愿意大动干戈;偷玫瑰露的彩云,乃是王夫人的丫环,又跟赵姨娘相交甚厚,赵姨娘又是探春的亲娘,这又该怎么处理?

于是乎,在面对这些需要得罪人的问题时,三人管理小组便开始推卸责任,谁都不敢管这些事,譬如对于柳五儿“偷”玫瑰露的事,李纨、探春各种踢皮球,最后还是踢到王熙凤跟前:

那时李纨正因兰哥儿病了,不理事务,只命去见探春。探春已归房。人回进去,丫环们都在院内纳凉,探春在内盥沐。只有侍书回进去,半日出来说:“姑娘知道了。叫你们找平儿,回二奶奶去。”林之孝家的只得领出来。——第61回

更严重的是,上述这些事只是冰山一角,大观园内实际发生的问题,远远超过书中明确提到的这几件,正如薛宝钗向贾宝玉解释的那般:

宝钗笑道:“你只知道玫瑰露和茯苓霜两件,乃因人而及物。若非及人,你连这两件还不知道呢!殊不知还有几件比这两件还大的呢!若今后叨登不出来,是大家的造化;若是叨登出来,不知里头连累多少人呢。你也是不管事的人,我才告诉你。”——第62回

面对这般混乱的大观园,最尴尬的就是薛宝钗,她不可能真的去惩罚这些下人,因为她只是贾家的客人,一旦她出手了,就会遭到底下人的恶言诽谤:又不是我们家人,拿着鸡毛当令箭,装什么大尾巴狼?

一边占着“三人管理小组”的位置,一边却又无法作为,这等于把宝钗架在炉子上烤,对于大观园这些乱事,她不能不管,但又管不了,最后宝钗只能妥协——自己这里不出事就行了,其他的我没法管。

因此,《红楼梦》中反复提到薛宝钗的“锁门”之举,譬如第62回“憨湘云醉眠芍药裀,呆香菱情解石榴裙”中记:一进角门,宝钗便命婆子:“将门锁上!”把钥匙要了,自己拿着。

在这种境况下,宝钗早已动了搬离大观园的心思,但碍于王夫人授予“帮忙管理”的责任,无法退出,而抄检大观园恰好是一个契机,若是王夫人询问,宝钗亦可以“客人身份,妨碍抄检”为解释,将搬出大观园的动机合理化。

综上所述,薛宝钗搬离大观园,并非阴谋论可解释,也不是简单层面上的人情世故,其背后的现实考量,需要洞察宝钗心理,方能给出准确、全面、客观的评判。